主页 > 知名滚动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 >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

2020-05-24
阅读指数:356

2018-09-06|撰文者:诏艺

「怎幺样才能成为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呢?」

『勤奋吧!?』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艺术家于工作室中创作一隅。图/曾宝萱提供。

曾宝萱(Zeng, Bao-Xuan),1996年生,毕业于玄奘大学艺术与创意设计学系。出生于单亲家庭的她,自幼喜爱看漫画,可能也因此激发出她对于图像的喜爱,信手拈来拿支笔便开始画图,沉醉其中。

国中后为了进一步学习绘画技巧,进入专为考试而设準备术科的升学型画室(补习班),首学水彩,之后才学素描。但据艺术家表示,素描的根基稳固之后,对于先前的水彩能力,发生跳跃式地进步,非常有成就感。在该画室学习三年后,对于绘画的追求有增无减,遂决定以艺术专业作为未来发展的方向。

自承学科差强人意,在绘画基础学习方面能够亦步亦趋打下坚实基础,曾宝萱表示非常感激她的母亲,因为即使在家庭经济负担相当重的情况下,母亲始终无怨无悔地支持她在艺术创作上的所有努力。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宁静》,油彩画布,80 x 60cm,2018。图/曾宝萱提供。

据艺术家表示,于玄奘大学就学期间,首先受到对于绘画透视与细节极为要求王智斌老师的启发,奠定了她在写实技巧上的重要基础。另外,李健仪老师则非常注重构图。「为什幺会特别选择写实油彩这个相对耗时费力却不一定讨好的题材和媒材呢?」我问。曾宝萱表示,之所以选择油彩,是因为相较于其他媒材,她觉得油彩作品的保存方式相对单纯。而她认为传统的写实油画,是所有绘画的基础。把这个题材画好了,她的画技基本功才能更为精进。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艺术家绘图手稿。图/曾宝萱提供。

至于为什幺会特别专注于挑战当代艺术中相对比较不太受重视的〈静物)主题,她说「我的确对于静物画有特别偏好。会选择静物,是因为我想画的对象,必须要是一般人生活中可以体会到的美感,而我认为这些静物本身就存在一种神圣且庄严的美感,而且是很普遍可得的东西,只是一般人平时不会特别去注意到。因为信仰关係,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让观者的心灵有沈澱的感觉。又因为我自己身体太不好,饮食方面有很多限制,因此现阶的绘画中,会有食物和水果出现,也算是满足我自己心里底层的一种渴望。」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安静》,油彩画布,80 x 60cm,2017。图/曾宝萱提供。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平静》,油彩画布,80 x 60cm,2018。图/曾宝萱提供。

在曾宝萱的心目中,以静物画在美术史上成名的几位大师,都是其参照学习的对象,诸如:法国18世纪静物画大师尚‧巴蒂斯‧席梅翁‧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 1699 - 1779)、荷兰黄金时代的静物画大师威廉‧贺达(Willem Claeszoon Heda, 1594-1680)、画家中的画家亨利‧方丹-拉图尔(Henri Fantin-Latour, 1836-1904),以及有现代艺术之父之称号的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 1839 - 1906)等。「这些人的画都很耐看,尤其是拉图尔,其作品整体画面偏微微的鹅黄色,华丽中带有朴实的感觉,是我心目中静物画第一的偶像。」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尚‧巴蒂斯‧席梅翁‧夏丹,《魟鱼》(La Raie)。图/wikimedia。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威廉‧贺达,《Still life with oysters, a rummer, a lemon and a silver bowl》。图/wikimedia。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亨利‧方丹-拉图尔,《Still Life with a Carafe, Flowers and Fruit》。图/wikimedia。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保罗‧塞尚,《静物与窗帘》。图/wikimedia。

在曾宝萱的绘画中,融合古典、印象主义,部分静物如苹果、葡萄等,也参考了近代照相写实的技巧,已经呈现出令人惊叹到位的技巧。虽然依旧可以看到作品中艺术家一些实验性的影子,但其作品画面上构图平衡稳重,可以看出艺术家多年来钻研大师画作的心得展现;光线摆设、色彩选择与调整别具用心,独具一格,画面深度的透视描绘上掌握,也已经远超过其同辈艺术家许多。能有这样的扎实绘画功力,且愿意下苦功持续钻研精进者,在国内应该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自己画的还不算好,但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勤奋地练习去弥补不足的地方。因为我想要继续画下去。」

TODAAY艺术新锐〈候选人系列〉之六:「勤奋的绘画者」曾宝《祥和》,油彩画布,80 x 60cm,2018。图/曾宝萱提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