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界视点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2020-05-28
阅读指数:884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北师美术馆提供。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北师美术馆提供。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北师美术馆提供。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北师美术馆提供。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

2015-07-08|撰文者:王士源

「为国家长远利益着眼,旗津、中洲及红毛港,面临高雄港狭长砂丘地区,宜划为港区,以供港湾发展建设之用。」─高雄港务局,1975,〈远程发展计画之研究〉。

高雄的红毛港,现在的高雄港洲际货柜中心,曾经是高雄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全台第十二大渔港。那时的红毛港是个富裕的渔村,渔获量丰富,民风殷实。后来高雄港扩建,在政府各项政策环环相迫下,发展停滞、迁村、拆除。

2006年,艺术家陈伯义进到红毛港时,红毛港已处于迁村的最后阶段。他用「红毛港迁村实录─家」,记录下红毛港人的缺席、家屋的遗物,并从迁村一事思索家的价值,质问政府以国家权力进行开发的合理程度。

若不是高雄港 红毛港怎会迁?

红毛港的没落、迁离,它包含了一个複杂的国家权力问题。

60年多前,1968年红毛港被划为高雄港及工业发展指定用地,整区禁建、迁村。此后,红毛港成为高雄的弃子,市政府不愿兴建公共建设,连基础排水沟都没有,人口增加却无法兴建房子,房子建了就成违章建筑。高雄港的重工业设施也开始包围这个百年渔村,渔获因为工业建设而短缺。

就算如此,红毛港还是有许多人住在那,只是一个繁华百年的渔村就此没落。

后来,政府更以该区要兴建港区建设,兼以红毛港发展落后、不能发展为由当成说帖,要红毛港人迁离居住地。红毛港没落因为国家政策,被说服迁村的理由也是国家政策导致的结果。住在红毛港的人曾抗争过,但声音薄弱无力改变,被禁建、被迁村未曾是自愿。

后来红毛港成为台湾史上最大迁村案,迁走2万多人,历时最久共38年,花掉最多经费,3百多亿。

没有人的家 被工业环绕的残破屋宇

在陈伯义的「红毛港迁村实录─家」中,他则记录下这件迁村案里,人们曾在红毛港家宅中生活过的痕迹。

红毛港摄影计画里,「遗留」系列拍摄居民搬迁后遗留下的物品;「层迹」则记录在物品被环保局清走后,人们的生活行为与使用的物件烙在屋宇墙上的时光痕迹;「窗景」更把房子被破坏后,屋内的残破与包围红毛港的的工业设施,一起含括进镜头,互相辩证。

「这档展览的重点虽然以红毛港为主,但另一个重要的副标,就是家庭这件事情」陈伯义认为,迁村这件事情最直接伤害的单位就是家庭,红毛港也因为迁村的关係,造成许多家庭的破碎,只是这些付出的社会成本,其实很少被考虑进去。

他拍的虽然是家庭,但是作品里却人去楼空,只剩下被留下来的物件。这些物件各有各自的生命,也诉说着主人曾在屋宇里生活的故事。

在陈伯义眼里,台湾的家庭风景基于隐私,不常在创作里被人们看到,而他拍摄红毛港的家屋,里头家庭的陈设、家庭生活方式留下的印记,也都是反覆在说明台湾的家庭长什幺样子。

「红毛港迁村实录─家」中,除了摄影作品外,也展出陈伯义从红毛港里捡拾而来的现成物,以及红毛港空拍图。空拍图上标示每家每户的名子编上号码,摄影作品上有编号,能按空拍图编号找到摄影作品于红毛港位置。

那些捡拾而来的现成物,放在依照红毛港五个里轮廓切割成的桌子上,桌上放置着已查无此地的门牌号码、与政府往来的公文资料、老照片、身分资料,以及许多生活物件。

陈伯义希望藉着这样的展览,让人们能了解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曾是富裕的居民,却因经济开发而被禁建、被放弃,使得整体生活环境被冻结在40年前台湾的红毛港居所。他也问,人与土地的关係,应该取得什幺样的平衡?

REFERENCE

【0】对话的开启 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导
【1】台新艺术奖大展 再诠释与再分享
【2】造音翻土 属于台湾近70年的声音记忆
【3】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
【4】不舒适的明日 栖居何以为诗?
【5】人人都是行者 人人都在《玄奘》
【6】林文中《长河》 身体是最长的一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