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评日报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2020-06-18
阅读指数:963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作者:薛小玲

哥哥只是有点轻微的智力障碍,是两岁时高烧落下的后遗症,但却不是傻,而且他很善良,因为他的善良,周围的人都对他很好,但是校长却不喜欢他,妈妈去学校求了很多次,最终也没答应收下他,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妈妈又不放心,所以他每天一大早就跟着做菜贩子的爸爸妈妈出摊,天黑了才回家。

那天早上是哥哥先听到了婴孩的啼哭声,循着哭声找到粮油店门前,就看到了躺在一大堆破棉絮里的我,他脑子转得慢,当时不知道该怎幺办,就跑回去叫妈妈,妈妈看到了,先是心疼,后是惊喜,赶忙抱起来亲了几下,对他说:「这是老天爷可怜你,给你送来个妹妹做伴呢。」他也不知道做伴是什幺意思,就是看到这小孩儿怪可爱,看妈妈怪开心,就也嘿嘿地笑,心里喝了蜜般高兴。

那一年哥哥十岁,我还不到半岁。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从此,哥哥一切都围绕着我转,他虽然脑子慢,手脚也笨拙,但是对这个天上飞来的妹妹却是极尽爱护。逐渐长大的我也对这个哥哥越来越依赖,脾气倔强的我最不能忍受的是谁说他的丁点儿坏话,哪怕是无意中说的也不行。那天哥哥看到一个人的钱包掉了,就捡起大喊着追上去还给人家,那人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给他买了一根冰棍,欣喜之下的他不捨得自己一个人吃,就那样举着那冰棍往家跑,可是天气太热了,等他跑到家的时候,几乎只剩个棍子了,他很是沮丧,心里责怪着自己跑得太慢了。正在我家的一个女伴笑话他说:「不知道冰棍会融化的吗?傻瓜……」话还没说完,站在一边的我突然发威,一把把那个说怪话的女孩推了个趔趄跌坐在地上,并涨红着脸说:「记住,那是我哥,再让我听到你说他傻瓜,饶不了你。」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哥哥手里举着那根棍棍想了好久,也想不明白我的火从哪里来。

那一年哥哥十八岁,我八岁。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上了高中的我越发出落得漂亮了,这样的人儿自然追求者众,被人爱恋毕竟是让人欣喜的,少女的心终是被人强行掀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我和一名各方面都优秀的男孩子恋爱了,爱情的甜蜜让我一度忽略了哥哥的存在,对他的关心也少了好多,倒是哥哥,经常看到发会儿呆又傻笑会儿的我和过去不太一样,他也问过我怎幺回事,可我谎称说在想学习上的事情呢,他听了就不敢打扰了,因为在他心里,小妹的学习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突然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我的小男友胳膊里竟然挽着别的女孩子招摇过市,这下子我心里的海市蜃楼轰然倒塌,一路上哭着狂奔回家。哥哥见我这样子,吓坏了,连声问我,我理都不理,只是哭,大哭,我甚至很反感他的多事,大声嚷嚷着让他走开,别来烦我。

哥哥无奈,去找我的女伴询问,我的女伴说我被那个男孩子甩了,他不知道甩了是什幺意思,那女孩儿就说有人欺负你妹妹了,他听了满心怒火,他心肝宝贝一般的妹妹怎幺能被人欺负呢?就问了那男孩子的地址,找上门去,但是笨拙的他连话也说不囫囵,怎幺会和人家理论呢?结果被人家打了一顿,轰了出来。

那一年哥哥二十八岁,我十八岁。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爸爸妈妈都已经过世了,大学毕业的我在一家外企上班,并且恋爱了,可是在哥哥的心里单纯地认为自己有小妹,小妹有自己就足够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有人来和自己抢小妹,所以他心里就很恨那个人,直到那天,他看到我趴在那个人肩膀上哭着说对不起,说自己不能太自私,说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就丢下相依为命的哥哥。我的傻哥哥当时就愣住了,在他心里一直以为兄妹俩在一块儿就是幸福的,现在看来不是的,原来只顾自己幸福不顾亲人感受这就是自私啊?那自己是不是也不能再自私了?如果小妹和那个人在一块幸福的话,自己也应该开心的,因为那是自己疼爱的小妹是不是啊?他就这样自己给自己做思想工作,最后竟然做通了,他敲着自己的头说:「我可真是个傻瓜啊,多一个人疼小妹多好啊,怎幺这样想不开呢?」想通了的他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牵着我的手很郑重地把我交给了那个男子,在那个人再三发誓会对他小妹好的时候,他很开心地笑了。

那一年哥哥三十八岁,我二十八岁。

傻哥哥十岁时捡了我,我们相伴长大,却在我38岁那年为了我永远

那天,我本来说好回家看哥哥的,可是突然肚子痛,就去了医院,这一折腾就到了下午。哥哥接到我在医院打来的电话,才知道我病了,心急火燎地往医院跑,他一向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今天却破了一回例,因为心里焦急的原因吧,他在红灯亮时往马路对面奔去。一个刚拿驾照的愣头青在过红绿灯的时候也没减速,就这样把他笨拙的身子撞了有好几米远……

等我得到信息赶到抢救室的时候,医生们已经摇着头出来了,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强撑着扶着墙进去,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哥哥。迴光返照的缘故吧,哥哥那时候意识清晰,他节约着最后的一点气息,将自己垂死的生命顽强地坚持到了我的到来,见到趔趄着进门的我,一息尚存的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那一刻,哥哥神态安详。

那一年哥哥四十八岁,我三十八岁。

via:古今周刊

相关阅读: